茶颜观色遭罚,茶颜悦色没有成第二个“鲍师傅”
2022/5/27

日前,因《今日说法》栏目对茶颜悦色与茶颜观色侵权案件的深度报道,这两个品牌又一次手牵手冲上热搜榜,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资。

“茶”之争

茶颜悦色和茶颜观色,说是结怨已久也不算夸张。

一还得追溯到2020年,也就是大概两年前。

彼时茶颜悦色已经成为长沙的一张“名片”,门店开遍大街小巷。

虽然它只布局有长沙市场,但在人们口口相传之下,其知名度丝毫不输那些在全国各地都开设有分店的奶茶品牌。

基本上人们只要去长沙旅游,手上就必定会有不少于一杯的茶颜悦色。

甚至有人,是为了喝到茶颜悦色,才选择去长沙。


名气与糟心事,通常都是相伴而行。

2020年4月10日,茶颜悦色官方发了篇标题为“好吧,是时候该聊聊茶颜悦色和茶颜观色那些‘颠覆三观且糟心的事’了”的文章。

文章中,茶颜悦色详详细细地扒了茶颜观色的“山寨职业生涯”,并表示“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而撰写这篇文章的契机是:茶颜观色以商标侵权为由,状告了茶颜悦色。

注意,是茶颜观色告茶颜悦色。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件事的无厘头程度不亚于“李鬼把李逵告了”。可在茶颜观色看来,它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理由的。

公开资料显示,茶颜悦色是在2013年开出第一家店,并提交商标注册申请。2015年,茶颜悦色方拿到了“茶颜悦色”35类及4302类图文商标。然后在2017年,又取得了“茶颜悦色”30类文字商标。

“茶颜观色”的商标注册完成于2008年,所以单从注册时间来看,茶颜观色确实更早。只不过那时候的茶颜观色,并没有发生真实的经营行为。

随后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驳回了茶颜观色方全部诉讼请求。

2020年8月,茶颜悦色发起维权反击,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茶颜观色。

2021年4月,该案件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判定“茶颜观色”等3名被告的相关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3名被告共计需向“茶颜悦色”赔偿170万元。

企查查APP显示,日前,茶颜观色的关联公司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被强制执行172.5万元。

至此,这场沸沸扬扬的商标侵权纠纷也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

原创不易,共同保护

茶颜悦色是不幸运的。

在品牌高速发展期,不得不分出诸多精力去处理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商标问题。还要一次又一次,因为商标侵权纠纷,成为舆论的“靶子”。

茶颜悦色也是幸运的。

至少从结果来看,它所有的坚持和努力,最终都收获到还算圆满的结果,没有成为第二个“鲍师傅”。

提起鲍师傅,品牌君总是不由生出怜惜之情。

它受到消费者垂爱,在竞争激烈的中式糕点行业,硬生生凭着出圈的肉松小贝跑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无论自愿还是非自愿,其都被牢牢贴上“网红”标签,成为行业顶层品牌之一。

然而在正该实现雄心壮志,为“做成百年品牌”目标奋进的时候,却被一脑门子的官司缠身。

曾经,鲍师傅的山寨店要比正牌店多出数倍。哪怕鲍师傅从未停下维权的脚步,但似乎收效还是颇为有限,一度令其苦恼不已。

山寨的危害,不仅在于会夺走正牌的市场份额,更为重要的是,山寨品牌产出的产品质量难以把控,很有可能会危害到正牌的企业声誉与产品口碑。

从鲍师傅到茶颜悦色,它们的故事不同却又相似。

一个个案例一次次告诫着品牌们,建立健全商标保护机制的必要性与重要性。

最好的危机公关是将危机扼杀于摇篮之中。同理,避免企业为商标问题所扰的最佳办法,是赶在山寨出现之前,将系列商标全方位注册保护起来。

道德无法约束到的,就用法律去达成吧。

声明:文章来源自网络,本网站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5203 2161或邮件至viphgs@163.com,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版权所有:沃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69999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