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微博言论惹怒青年,怎么就成了“黄鼠狼”?
2022/8/4

 

2021年的五四青年节本应是快乐的,不仅因为它是国内几亿青年人的专属节日,也因为五一长假能够让很多为生活奔波忙碌的人短暂的放松一下身心。

不过,微博认证“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的这个五四却过得颇有些糟心,因为微博中的一句“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的言论上了热搜,在知乎等社交媒体上被“吊打”。

截至目前,这条微博下的评论数2.9万条,点赞199万次,转发4.8万次,远超他平日其他微博互动量。对该事件的讨论也占据了知乎热榜第一,讨论热度超过990万。

张军的言论被指涉嫌嘲讽青年人,于是被卷入舆论风暴中。有网友吐槽称“难道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不是青年们做的吗”、“对青年最大的敬意就是让青年好好睡个觉”,甚至有人不客气的讽刺“黄鼠狼给鸡拜年发现鸡没起床”。

面对网友的质疑,张军却继续在评论中回“怼”:“也许是被老年人鼓励着做的”、“原来是来自年轻人的幽怨”。

好好的腾讯公关总监,怎么就一夜之间成了许多网友眼中的“黄鼠狼”?到底是张军不放过五四青年,还是青年们不放过张军?

张军的微博言论到底表达了什么?

张军轻描淡写的几句微博,却能引发那么多“来自年轻人的幽怨”,原因或许在于:站在自己角度看似没问题的社交吐槽,站在旁观者和年轻人角度里,言论中本身就能被解读出太多负面信息。


1)自嘲?

我们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张军张两条微博,可以说:无论是“我在你们的睡梦里穿过”,还是“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都饱含了人生中少不了的某些辛酸和无奈,像是一个中年公关人对自身工作的自嘲,一个无伤大雅的黑色幽默。

因而,就像某些张军支持者说的那样,他想表达的意思不过是:“中年人的苦心孤诣,年轻人真的领情吗?”

2)讽刺同行自嗨?

然而,即使这句“苦心孤诣”的反问本身,用在自己身上是自嘲,用在全国几十万公关同行身上,又何尝不是一种嘲弄。众所周知,青年人是当下商家营销重点争取的对象,可谓公关的“黄金对象”,而五四青年节又是官方法定的青年人专属节日,但凡想要争取青年人的品牌和企业,都会在五四前后开展一波营销或公关活动。

尤其是受B站在去年五四青年节《后浪》营销成功出圈的影响,今年各大品牌明显都加大了在此节点的营销投入,据不完全统计,在互联网领域就至少包含B站《我不想做这样的人》、京东《新少年说》、小红书《走着瞧》、知乎《重逢》、快手《不要粗暴地定义年轻人》、高途《路人》、网易云音乐《这场青春值得骄傲》等视频内容出街。

别人都在忙着青年节营销活动时,今年动作不大的腾讯(可能是传闻腾讯要被罚款100亿,想要低调)公关总监却表示:你们都是浪费生命瞎折腾,想要致敬的人群根本不会买账,反而都在睡大觉。如果是一个程序猿说这话也就罢了,一个大厂公关总监说出这话,却有点“相煎何太急”的味道,不舒服才是同行的正常反应。

3)嘲笑青年?

更应该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张军在微博中和对网友的回复中,都有意无意地将“我们”和代表青年人的“你们”分开,并进行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早起去工作,“你们”还在美梦里;

“我们”忙着搞策划,“你们”却在睡大觉;

甚至面对网友“难道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不是青年做的嘛”的诘问,进一步辩解“你们”是被“我们”鼓动着才做事的……

张军的微博和回复内容没有一个骂人的脏字,但中国汉字神奇就神奇在其“微言大义”,看似没有一个脏字这些话却是句句都在打青年人的脸——不早起工作却喜欢睡大觉、必须被鼓动着才会做事的“懒汉”形象已经呼之欲出,难怪网友们会出离愤怒。

这会不会是张军对当代青年“怒其不争”的激将呢?全国大多数网友估计不是这么想的,微博上的28000+回复中,90%以上的评论和转发者都持有反对的态度。在知乎等其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也以反对为主。主要的差评来自如下几个角度:

腾讯公关部门负责人发这条微博,是为了蹭热点、赚流量。

年轻人平时加班太多了,只有利用五一假期才能睡个好觉,难道张军对此不满吗?

别的互联网大厂都在发致敬青年的宣传片,腾讯却没有发,岂不证明腾讯更不懂、更不重视年轻人?

互联网大厂的中年人叫年轻人起床,体现了资本的剥削精神。

很显然,绝大多数年轻人没有感受到来自这位腾讯公关总监的激励,只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大厂大佬们随意充当青年人人生导师的日子,结束了

说实话,五一假期还在加班,从这点可以看到张军这个腾讯公关总监过的也不是闲云野鹤的生活,青年们为什么就揪住他猛批不放呢?

最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在资本的重压下,当代年轻人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了被不断割韭菜的血淋淋现实,并以各种方式反抗。而高高在上的公关总监显然没有和青年人产生什么同理心,反而主动站在了对立面。

一边是,腾讯的员工平均薪水早就超越了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网传其员工平均年薪可以达到惊人的80多万,集团公司总监的待遇更是远超大多数普通青年想象。

一边是,996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几乎在媒体上消失了的马云老师甚至曾将其列为年轻人的“福报”,某手机品牌负责人则公然将其用户称为“屌丝”。广大青年人在“内卷”中继续挣扎,大佬们则在一旁继续指点江山。

两相对比之下,互联网大厂早已退去了笼罩在身上的那层“圣光”,特别是在过去两年的996风波、过劳死风波之后,最近的反垄断背景下,其在年轻人心目中的舆论形象已经降低到了历史最低。而他们的创始人也不再扮演者单纯的创业英雄角色,更多的被人与资本和贪婪联系在一起。

大厂大佬们随意充当青年人人生导师的日子,结束了。

在五四青年节这样的日子,互联网大厂最该做的事情,或许就是保持沉默,从青年人的视野中消失。在青年人的专属节日里,放过他们就是放过自己。

据说,在腾讯QQ最早上线的时候,因为用户太少,小马哥曾经扮演成女性和用户聊天,仅仅为了让用户多使用自己的产品,大概是心里真把这位用户当“上帝”了。

如今,腾讯已经是世界上巨无霸级的企业,每年的净利润超过1500亿,每一天都有超过4亿人民币进账。当今天的腾讯俯视支撑这个互联网帝国的十几亿用户,看到的到底是“韭菜”还是“上帝”?

《奇葩说》里马东曾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张军作为腾讯公司的公关总监,用自己的认证微博发言时,到底是在代表自己还是代表腾讯?此中差异,作为公关高管的他不会不懂。

截止目前,腾讯公司与张军本人,均并未对其五四青年节争议言论进行官方回复。

声明:文章来源自网络,本网站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5203 2161或邮件至viphgs@163.com,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版权所有:沃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6999989号-1